当前位置:首页 > 空港在线 > 空港动态

整机放行工程师 你不知道的事

时间:2017.08.14 浏览数:

     对很多人来说,整机放行工程师是一个陌生职业,但他们的工作却维系着很多人的安全。通俗来说,他们就像是飞机的“全科医生”,需要对飞机进行全方位体检。

     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,就有一批以“80后”为主的放行员。

 

    工作环境:停机坪实时温度接近60℃    放行员一个个晒得像“黑炭”

     走进14.2万平方米的停机坪,白晃晃的水泥地让人睁不开眼,现场没有一处可遮阳的地方。停机坪上的实时温度高达58.2℃,最热的时候甚至超过60℃。

    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,一架从沈阳飞来的客机降落在机场。穿着荧光服的放行员黄四九挥舞着指挥棒,引导飞机滑入指定的停机坪。黄四九今年35岁,身材壮实,皮肤黝黑,很多人都亲切地叫他“九哥”。

     整机放行工程师,专业性很强,必须获得相应的放行执照。一旦发现飞机故障,需要及时处置和维修。通俗来说,他们就像是飞机的“全科医生”,要对飞机进行全方位的检查,确保飞机的状态持续适航。

     每年暑运,都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。黄四九说,一架飞机前前后后检查大概需要40分钟,忙的时候一天要十几架飞机。如果有雷暴天气,有航班备降宁波,就要忙到凌晨四五点。

     在停机坪,时常能看到全副武装的放行员,或步行或骑着自行车。“从1号停机坪到20号停机坪大概有1公里的距离,从这一头到那一头,要走上10几分钟。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靠两条腿步行,实在远的就骑自行车。”工作四年的王涛说。

     虽然穿着长袖长裤,但放行员一个个像“黑炭”似的。“刚来的时候时不时抹防晒霜,现在都不折腾了,反正没几天就晒黑了,只要不中暑就行。”王涛说。

    工作技能:除了要有“火眼金睛”  还需练就“铁砂掌”

     给飞机体检时,黄四九时不时会拿出飞机维修工作单逐一对照。

     维修工作单足足有好几张,涉及飞机发动机、机身、机翼、放电刷、机载设备传感器、起落架装置、机轮等,大大小小的项目加起来有近百项。“每个细节都要检查,不能有半点含糊。”

     放行员的工作涉及公共安全,黄四九有自己的原则,飞机健康状态不达标绝不能上天。“以前我遇到过一起起落架故障,我检查发现是连杆的一颗螺栓断了,最后连夜抢修,保证飞机在次日早上准时起飞。”

     飞机在空中飞行可能遇到各种突发状况,因此每次降落地面后都要接受检查,特别是起落架和发动机。如果发动机外部有鸟类撞击的痕迹,就要用反光镜和手电筒检查发动机内部是否有损坏。

     但大多数时候,放行员的检查基本上都靠肉眼观察,多年的工作经历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。

     “平时遇到比较多的就是漏油。飞机上有很多种油,如液压油、滑油、燃油等,基本上看一看或闻一闻就知道有没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 黄四九打趣:“做放行员不光要有火眼金睛,还练过‘铁砂掌’。”

     他解释说,有一项检查,需要靠近飞机轮毂,仔细查看每一处部件,观察是否有渗油、裂缝、磨损超标等,做这个项目,简直能掉一层皮。“飞行后,机上的金属零固件温度会骤升,光机轮刹车鼓的温度一般都在300℃,戴着手套都觉得烫手。有时候检查零部件时,只能徒手去感知,否则容易造成误差。”

     做了五年放行员的王涛直言:飞机检修是项“苦差事”。比如,尾喷的温度能达到两三百摄氏度。虽然飞机不运转了,但热量是逐步散发出来的。目视时,有时候还会冒出一股白烟,夹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,着实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 工作习惯:紧绷着一根弦    每个放行员都有“强迫症”

     在宁波机场,这样的放行员有11名,基本上都是“80后”。黄四九被大家叫做“九哥”,年轻人甚至喊他“九爷”。这背后,是因为他身上有一段相当励志的经历。

     黄四九来自广西,2003年只身一人来到宁波。做放行员,他是唯一一个从零基础开始的。

     “做放行员的基本上都有专业教育背景,唯独我属于零基础。我起点低,高中都没毕业,只能笨鸟先飞,多学多问。花了几年时间,终于把放行证拿下了。”黄四九说得轻描淡写,但背后却是日复一日的坚持。

     宁波机场机务维修分公司副总经理徐群说,机务放行员需要考放行执照,分理论、实操和口试。这个执照不好考,光口试一次能过的成功率不足20%。“当年,他从勤务3档一下子升到维修5档,连着晋升两档,这在机场是第一人。”

     黄四九是个“拼命三郎”,工作勤勉,任劳任怨。他一个人在宁波,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老家。但每年春运和暑运,他从不请假,14年来都选择淡季回家。

     “干我们这行,责任太重大了。我们要确保飞机安全无误,哪怕是很小的一点故障,都关系着飞机上几百人的性命。每一次在维修单上签字,都是沉甸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 放行员每次工作前都要领取工具,工作完成以后要再次清点,绝对不允许丢失一件工具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螺丝、一块不起眼的抹布都要找到,因为一旦这些东西不慎落在飞机的某个角落,就可能影响飞行安全。

     “工作时间,我们始终都紧绷着一根弦,确认再确认。每个人都有强迫症了,眼里容不得沙子。”黄四九说,这可不是一句玩笑话,很多放行员都把这种工作习惯带到了生活中。比如,出门要反复确认水电煤气是否都关好了;有时候人已经走到楼下了,再上楼确认是否锁好门;锁车离开时,非要把四个门都拉一遍确认打不开才放心。

——新闻中心